手冢黑猫

画画半吊子,写文小能手

《偷拍》17(校园、主瓶邪、HE)

【叮~张秃上线预警!女装花爷上线预警!】


“我没有!”吴邪强作镇定,可心口却砰砰的跳着,他惊慌的在卫生间里踱步,一转身正看见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。


他头发喷着发胶,装出一副坏坏的样子,可脸上却泛着红,透着不合适的羞涩?去你妈的羞涩!吴邪提高了音量,“老狐狸你疯了吧,我俩都是男的能发生什么呀!咱们爷俩下地的时候也是一起吃住,我以前还和小花睡一被窝呢!这能说明什么?”


“真的?那你怎么和姓张的认识上了。”吴三省的态度明显好了几个档次。


“最近确实是发生了一点事情。”吴邪揉揉额头,他发现自己的脸上略微发热,“有人跟踪我,是张起灵给我解围。”


吴邪简单的说了个大概,吴三省狐疑的问,“这就是全部的了?”


“恩。”


“臭小子!是不是我不问你就不说了!”


吴邪毫不客气的怼他,“你觉得怪我?就你干的那些破事,现在能告诉你就不错了。”


因为过去的事儿让吴三省理亏,所以他也不再纠结那些,只叮嘱吴邪道:“既然你们没什么关系,你就只要好好干你自己应该干的事,不要在理他了!以后当做不认识就行,我会警告张起灵的。”


“你确定袭击我的人是他们?”吴邪刚问出口,可吴三省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
又这么神神秘秘……


王胖子在外面敲门,“天真,走不走了。”


吴邪将手机按灭放进口袋,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道,“走。”


——


因为是周五晚上,酒吧里的人比平时要多不少。许多男男女女都在舞池中摇摆着放纵,镭射灯不断的闪动着,DJ震耳欲聋。


吴邪和解雨臣搂着胳膊坐在吧台前喝酒,宛如一对亲密的情侣。男的清秀俊朗,女的妖娆风情,放在一起是特别引人注目的一对。


许多男的在路过时都会特意放慢脚步,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解雨臣坏笑。不过因为人家有“男朋友”陪着,倒是一直都没人动手。


吴邪不太适应这样乌烟瘴气的环境,但解雨臣很悠闲的抿着酒,对周围男人们的目光视而不见。


不多时,一个外国男人端着酒杯走过来,他好像有点喝醉了,伸手就去拍解雨臣的肩膀。但是吴邪更快一步,一把将解雨臣拽过来揽在怀里。


解雨臣顺势搂住吴邪的腰,在他耳边低声问,“干嘛?你这是想假戏真做?”


吴邪看到那个外国人迷茫的甩了甩头,然后摇晃着走远了,才小声回答,“我这是在帮你懂不懂。”


“啧~你怎么知道我不享受呢?”


“……”吴邪觉得很可惜,小花多好一个孩子啊,竟然被黑瞎子给气傻了,性取向都出了问题。


“注意,人来了。”胖子的声音传入了吴邪的耳钉、和解雨臣的耳环里。


解雨臣收敛了玩闹,他拍了拍吴邪的后背道:“他认识你,今天我形象更好,我去。”


“保持联系。”


解雨臣从吴邪怀里脱出,拿过吧台上的酒杯摇摇晃晃的下了舞池。


吴邪一直目送着解雨臣,直到他挤进舞池消失不见,这才转回身来继续在吧台喝酒。


忽然,一个男人端着酒杯贼兮兮的窜了过来,一屁股坐到解雨臣之前的位置。他操着一口湖南话殷切的问吴邪,“小哥哥,你是自己来玩的哈?”


“不是。”吴邪冷漠的应了一声,这两个椅子的距离太近了,吴邪默默地将身子挪远了一点。


男人好像没有察觉到吴邪的动作,嘿嘿嘿嘿的笑起来,“刚刚拉个靓妹是你马子?”


“怎么?”吴邪终于烦躁的回头瞪他一眼。这不正眼看还真不知道,原来人真的能够长得这么猥琐啊,这男人的发际线靠后露出个大脑门,一脸痘印,满面油光。


“没什么,就是很羡慕靓仔美女啊。”男人双手举杯,示意想和吴邪碰一下。


“不了,我不会喝。”吴邪伸手挡住拒绝,虽然他面前摆着的就是酒……


“哦哟不喝酒来什么酒吧嘞~鄙人姓张,是个大学教授,小哥哥交个朋友哈?”


吴邪忍无可忍,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拍在吧台上起身就走。


“哎,拉个……”张教授看了看吴邪的背影,又看了看刚拿到手的满杯酒,他来回看了几次,还是一咬牙把整杯酒灌了追了上去。


吴邪绕过舞池,走在相对人少的卡座组的路上。有个穿露脐装的姑娘跟他吹了个口哨,吴邪笑着冲着她眨眨眼。


张教授追上来凑在吴邪身边问,“哦哟你四有四要走了哈?那今天不能聊天了哦……要不加个微信啊?”


“得手,去后门。”耳钉里传来解雨臣的声音,在这喧闹的环境中只有他听得见。吴邪捏了捏耳垂,一挥手就将张教授的脖子夹在腋下。


“怎的?”张教授惊喜的看吴邪的脸,脑门上泛起一层一层的抬头纹。


“张教授啊。”吴邪一脸笑容低头看着他道,“你这样是泡不到人的,你得改改套路。”


“哎呀~什么呀、就、就交个朋友嘞。”不知是不是刚刚那一杯酒的原因,张教授脸上变得通红,磕磕巴巴的解释,“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粗来和大家聊聊天什么的,这是给枯燥的生活加一点情趣嘛。”


吴邪搂着张教授转了半圈,指着远处最角落的卡座问,“教授,你看见那个人没有。”


张教授眯着眼推了推眼镜,对面那个卡座只有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,他从头到脚的一身黑色,在灯光是闪烁的酒吧里依旧带着黑色的墨镜。


“那个……”张教授脸色微变。


“对就他,我们学校的,他很喜欢玩——交朋友。”吴邪亲昵的拍着张教授的肩膀,“怎么样,酷不酷?帅不帅?看着有没有感觉?是不是内心还有点小激动?”


“哎呀、哎呀……”张教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只反复的感叹着。


吴邪看张教授有点不情愿,决定先给他一点好处,“这样吧,咱俩扫个二维码。我今天有事要走了,你可以先和我那个同学聊聊。”


俩人扫了微信加上好友,吴邪点开张教授的个人信息看了看,没有头像,也没有朋友圈,应该就是个约p小号吧。


他将手机揣进兜里又嘱咐了张教授几句,“我教你一点搭讪的技巧啊,你去了先和他聊聊D大——对了你是D大老师么?经管系熟不熟?认识解雨臣么?对万一他要是不开心了你就和他说你喜欢听戏,跟他科普一下霸王别姬贵妃醉酒什么的。怎么样记住没?”


张教授艰难的点了点头就走了,吴邪一直目送着张教授坐到了黑瞎子对面,他见到俩人说了两句,黑瞎子居然没有暴走的意思。


吴邪表示这教授可以啊 !看不出来老张社交技能这么好~他原来还担心老张是个炮灰,这么看应该能拖黑瞎子聊一会儿吧。

评论(14)

热度(170)